如無意外,來自中國本土的電商巨頭阿裡巴巴將以“史上最大IPO”的身份,於美國當地時間9月19日登陸紐約證券交易所。
  這是阿裡之幸,也是A股之痛。總市值已躋身全球資本市場前列,卻仍難免本土優質上市資源流失的尷尬,這無疑值得深刻反思。
  中國股市為何錯過阿裡巴巴?
  從美國時間本月8日開始在紐約啟動路演,到9月19日在紐交所正式掛牌,目前,阿裡巴巴全球路演進程過半,投資者的熱捧讓阿裡巴巴的募資之路異常順利。甚至有消息稱,由於投資者認購充足,阿裡巴巴或將提前結束認購。
  根據招股書,阿裡巴巴股票發行價在60美元至66美元之間,將發行3.2億股。以此測算,阿裡巴巴IPO融資額為192億—211.2億美元。如果算上最高15%的超額配售計劃,阿裡巴巴最高融資規模將達243億美元。
  這意味著阿裡巴巴有望創下美股最高融資紀錄。此前美股最大規模IPO為維薩(VISA),在2008年3月創下的募資額約為179億美元。
  實際上,雖然還沒有上市,美國股票市場就已表現出對阿裡巴巴的高度熱情。本周,擁有阿裡巴巴股權的雅虎和日本軟銀股價表現強勁。雅虎股價12日上漲4%至42.88美元,創2006年1月10日以來的新高,本周累計漲幅達到8%。日本軟銀作為阿裡巴巴最大的股東,本周漲幅高達12%。
  華鑫證券投資總監仇彥英認為,作為中國新興互聯網業態的代表,阿裡巴巴赴美上市受到熱捧並不意外。不過,此項IPO帶給人們的反思意義遠大於企業上市本身。由於A股市場的種種限制,近年來,多家國內互聯網高科技類企業被迫海外上市。如今阿裡巴巴遠走美國更把國內市場弊端暴露無遺,值得深入探究。
  現行證券法規定,設立股份有限公司公開發行股票,應當符合公司法規定的條件。公司法則將調整對象明確設定為“依照本法在中國境內設立的有限責任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”。
  而註冊於海外的阿裡巴巴集團,不得不因其“外資企業”的身份與A股市場失之交臂。
  此外,為了保證管理層以少量資本實現對公司的控制,阿裡巴巴集團採取了成熟市場較為普遍的二元制股權結構。這種同股不同權的合伙人架構,也為強調同股同權的中國股市所不容。
  優質本土上市資源的流失,已然成為中國股市難以言說的“痛”。
  溫州“炒房團”為何錯過阿裡巴巴?
  過去15年,阿裡巴巴集團總部所在地杭州,幾乎所有樓盤都被溫州“炒房團”光顧過,但是他們唯獨錯過了投資阿裡巴巴的機會。
  從2005年杭州商品房突破萬元,到今年9月阿裡巴巴赴美上市,杭州樓盤均價2萬元左右,翻了一番。
  同樣是2005年,雅虎以10億美元投資加上雅虎中國資產獲得阿裡巴巴40%的股權,目前剩餘的21%股份價值約300億美元,是當年的60倍。
  阿裡巴巴的另一個股東日本軟銀在更早的時候投入8000萬美元,按照這次路演公佈的定價區間計算,回報率為當年的600倍。
  同一時期,號稱總額超過8000億元的浙江游資,在尋找投資出路時留下的重磅新聞讓人炫目。從炒房、炒礦一直炒綠豆、炒生薑……甚至連澳洲、美國等地也遭遇過“溫州炒房團”。
  就在資本東奔西突急於尋找目標的同時,馬雲卻一直為融資四處奔走。1999年他創辦阿裡巴巴時,除了18位朋友湊起來的50萬元以外,再也不能從當地銀行或者其他資本方得到融資。在生意從來都不好做的中國,很少有人相信馬雲要“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”的理想。此後馬雲完成的四輪融資,全部來自外資。
  有分析認為,因為中國本土資本追求“賺快錢”,所以最終賺不了大錢。
  博客中國創始人方興東說,現在中國很有錢了,但是,中國具有創新意識的資金太少了。統計表明,中國每年真正投入風險投資的資金是200億元,大概相當於中國房地產年投入的萬分之一。所以無論是馬雲,還是騰訊、百度,互聯網財富基本與中國自己本土的資金無關。
  究其原因,與我國整個資本市場極不成熟密切相關。
 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常務副理事長鄭新立說,美國的風險投資機制是,你只要有創意,一大批風險投資家會把你包圍起來,找出產業化和贏利點在哪兒,最終包裝上市。
  但在國內,相關配套的市場機制並沒有建立起來。專家認為,風險投資是一個產業鏈,資金需要有完整的投入、退出機制,而且要從法律上得到嚴格的保護。缺少其中一環,市場就不可能正常發育,也就不能期待本質逐利避險的資本作出目光長遠的投資規劃,它們尋找房地產這樣快進快出的暴利也就成為常態了。
  聲音>>>
  A股已到了不得不改的地步
  天鷹資本新近發佈的《中國企業海外上市白皮書》顯示,2013年共有83家中國企業在海外資本市場完成IPO,合計融資接近1200億元。今年上半年,在A股重啟新股發行的背景下,仍有52家中國企業實現海外上市,融資總額超過600億元。
  而在有著“中國硅谷”之稱的北京中關村,截至2013年底共擁有230家上市公司。其逾2萬億元的總市值中,在海外上市的公司貢獻過半。
  “拘泥於‘同股同權’的原則和歷史財務數據的遴選標準,中國股市可能繼續錯失阿裡巴巴這樣的優質企業。”華鑫證券投資總監仇彥英說。
  值得註意的是,證監會相關負責人在8月1日舉行的例行發佈會上表示,支持尚未盈利的互聯網、高新技術企業在新三板掛牌一年後到創業板上市。
  這無疑為眾多尚處於成長期的新興產業企業提供了想象空間。部分業界專家呼籲,借助證券法再度大修的契機,從股權結構、發行上市條件、激勵機制等方面放鬆管制,為新興產業企業進入資本市場提供更為寬鬆的制度環境。
  更深層次的包容或來自於新股發行核准制向註冊制的轉變。註冊制模式下,企業能否成功上市,真正交由市場決定。作為市場化程度最高的股票發行制度,註冊制與強調“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”的改革精髓高度契合。
  上海證券交易所發展研究中心顧問周勤業說,要實現新股發行從審核制向註冊制的轉變,首先要建立完備的信用制度,即“賣者有責”前提下的“買者自負”。其次是通過完善做空機制實現較強的市場約束。此外,健全的責任追究機制、成熟的機構投資者、順暢的退市渠道,也是必不可少的條件。
  雖然註冊制仍任重而道遠,但中國股市的市場化改革方向已不可逆轉。人們有理由期待,未來的中國股市不再坐視優質上市資源的流失,更能迎來“海外游子”們的欣然回歸。
  綜合新華社電  (原標題:阿裡赴美, 中國股市有“痛”難言)
創作者介紹

孤單北半球

qg62qgbap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